轻触回到顶部

从“来电”VS“街电”互怼看专利政策。

历史
2018-06-03

很多人在一些餐馆、咖啡店可能见到过放置在白色盒子中、码放整齐的共享充电宝。通常情况下,消费者用很便宜的价格就可以让自己的手机“满血复活”。

timg (12)

当大家感觉共享充电宝很方便,资本开始疯狂追逐时,这个领域的两大巨头“来电”和“街电”围绕专利进行了一场厮杀。

上个月25号,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共享充电宝专利案一审判决,街电侵犯来电科技两项专利成立。

timg (13)

在此次诉讼中,“街电”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,宣告来电持有的7项专利无效,其中4项被认定无效,1项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。

不过,知识产权法院,认定“来电”的“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”、“吸纳式充电装置”两项实用新型专利成立,“街电”侵权。

timg (14)

共享充电宝,这个在风口上被吹起来的行业,占据热门话题可谓长达一年之久。

双方互怼:“你说我侵权,我告你我拥有三项专利,都逃不过我们的门槛”;“你说你比我早进入,我说你恶意竞争”,可谓水火不容,互不相让。

timg (15)

小编对于具体的专利争论,无意评论,留待专业人士去判断。今天只是想就专利执行的中的问题说说看法。

一:专利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创业是否重要?

许多人认为,山寨横行,知识产权意识较差,执法力度也跟不上。所以即便知识产权被侵犯,拥有者也无法维权。

而且,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,专利申请过程过于漫长,申请发明专利需要两年,但软硬件产品的开发过程却相对较短,所以初创公司在夯实公司根基之前通常不会去申请专利。

专利并不重要。

patent1

不过事情还有另外一面。

互联网企业不是小作坊,需要融资、上市,面对的法治约束更严格,任何会影响到估值的法律风险都不可忽视。这种局面派生出的一个状况就是,专利,以及专利诉讼,可以为企业营造宣传效果,提高市场的认知度。

同时,也可以成为企业竞争时的战术、战略方法。比如被收购时,有核心专利就可以待价而沽,而收购时则可以发出不同意要价则诉讼的威胁。

timg (16)

大家都应该对去年9月的“永安行IPO”还有印象:共享单车的专利所有人顾泰来就通过专利,成功地阻止了永安行的IPO,最终获得了永安行利益上的妥协。

timg (17)

10万辆车以内,永安行每辆车每年向其支付13元授权费,即每辆共享单车运营每天约3分钱;当永安行投放自行车超过100万辆时,授权费降至每辆车每天1分钱。顾泰来收到首年专利使用费65万元。

timg (19)

从上我们看到专利的巨大杀伤力,同时作为另外一方的“永安行”中可以看出:“互联网+”项目往往是重资产、重硬件的。这就意味着这类项目硬件一旦制造出来,就成为资金量巨大的沉没成本,很难绕过专利壁垒。所以,“互联网+”的下半场,随着模式变重,专利的作用就会更加重要。

timg (20)

二,专利申请量全球第一,为什么先进制造还是落后?

越来越大的企业重视专利,才有了“专利核弹”的说法。

去年,中国专利的申请数量已经是世界第一,人们的疑问也有了:专利申请量全球第一,为什么先进制造还是落后?

Fanuc2_zldpis

不要以为专利都是“高精尖”。比如,你把汽车雨刷的原理运用到擦玻璃,擦显示器也可以申请专利。

问题是,这种低质量的专利有什么用?

获取政策的好处。

timg (21)

拿上海举例:毕业生落户、人才引进,都有专利相关的优惠或奖励政策。除此之外,还有各种费用补贴。一个专利的费用,包括代理费、审查费、印花费等,大约在4000-20000元,每年维持费用从600元开始,会随年份阶段性上涨,维持时间越长越贵,最高8000元。上海市给的补贴,几乎能涵盖80%以上的费用。

去年,中国发明专利申请量138.2万件,增长14.2%。这种增长与中国经济发展转型有关,显然,也有政策刺激的因素。

timg (22)

专利的维持年限数据,可以看出刺激政策的负面效应。

专利申请之后,每年需要缴纳年费维持,专利有价值,权利人自然会维持下去,如果觉得无价值,就会放弃。

timg (23)

这就意味着,专利维持的时间越长,专利的技术水平和经济价值就越高。当前,国内有效发明专利维持年限多集中在3~6 年,而国外则集中在 6~10 年。这是因为,虽然专利年费费用不高,一年一两千元,费用减免之后更少,但即便如此,很多专利权利人,依旧认为没有保留价值。

所以,政府的资助、奖励、优惠、认定政策,导致大量专利在完成获取政策优惠之后就被放弃。

timg (24)

国家知识产权局每两年发布一次《中国有效专利年度报告》,其中就有“专利有效维持年限”的数据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2014年最后一次发布这个报告,后续类似报告中这个指标不再出现。

2016年,中国向欧洲专利局提交了7150件专利申请,获得授权的仅2513件,约为申请量的35%,远低于日本的75%和德国的74%。而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(USPTO)、日本专利局(JPO)当中,中国的专利授权比例偏低是个普遍的现象。

Patented Product Manufacturer For Sale

政策虽然推高了申请数量,但同时损害了专利的质量。与此同时,还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,那就是抑制了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专业度。

如果申请者一开始就是冲着专利数量去的,目的在于通过专利数量获得某种资质、资助,那么,就不会在意专利是否成立,是否保护完善,是否有商业价值。

Patent-1-1080x606

什么是专利?

美国总统林肯的一句话最有代表性:“专利制度是给智慧之火浇上利益之油”。

877---base_image_4

驱动专利增长的,应该是利益。政府要做的是,严格的专利执法,而不是出台行政刺激政策。这反而会产生不必要的低效专利,而更关键的问题在于,这会抑制中国专利市场向更专业化方向的演进,反过来抑制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。

赏你最爱,打赏是一种态度!

相关推荐

自媒体

杂志汇

下一篇
上一篇